处决

处 决

江铭/

 

      1808年拿破仑入侵西班牙之后,有一位西班牙的伟大画家创作了一件著名的作品《180853的枪杀》。这幅作品所使用的色彩在当时看起来相当的尖酸刻薄,这幅画的主角是那些被夺去生命的人们。他们苦难的命运形成了不可撤消的控诉。而绘画则将历史定格为永恒。它似乎成为不可超越的艺术。这件作品采取了浪漫主义的手法描绘了现实主义的历史事件,给人们留下了残酷的历史图像。

1996年,中国艺术家岳敏君借用戈雅的这幅名作的构图创作了另外一件艺术杰作《处决》。在这件作品上你看不到残酷的屠杀。整个画面给人一种玩笑的意味。一排等待被枪杀的青年摆出各种羞涩的姿态,咧开大嘴,因为他们都只穿着内裤,那害羞的样子仿佛在排演电影或者话剧。另一队执行枪决的人也是咧嘴大笑,这些人似乎笑得也有来由,因为他们的手中根本没有枪。他们只是做出举枪的动,或者抱着枪的动作,仿佛一幕哑剧,而这些怪诞的样子连他们自己也感到可笑。但是在这可笑的画面的背后则有一堵墙,一堵神秘的墙。整个画面的色彩对比强烈,仿佛烈日下的灼伤。这件作品自它产生之后就引起了关注。20071012这件作品在伦敦苏富比拍卖行以293万欧元的高价被拍卖,创下了当时中国当代艺术的最高记录。为什么这样的一件作品也会引起人们的普遍关注呢?戈雅当年的作品是那么地严肃,而岳敏君的作品又是这样的不严肃。面对人类苦难的时间或者历史,同为艺术家却做出了完全不同的反映。当社会空间可以容纳人们的悲愤时。人们做出正面的直接的反应,而当一个社会不存在那样可以直接表述的空间时,一些知识分子为了不屈服就可能做出一种自嘲的反应,这或许正是戈雅式的反应与岳敏君式的反应的不同。但是他们的本质相同之处都在于他们不能熟视无睹,更不能沉默和屈服。相对于戈雅的反应岳敏君式的表达似乎更耐人寻味。这种自嘲似的、玩笑似的控诉,更加的令人心酸和绝望,一切都成了谎言。“处决“似乎并没有发生?因为刽子手们也笑得那么可爱,而且他们手中根本没有枪。处决似乎真的没有发生过。而岳敏君自己所思考的“为什么人类在解决自身问题的时候都采取一种暴力的方式。”的提问可能永远也不会有人回答。因为刽子手笑哈哈地站在所有人的身旁。


1996年初,岳敏君完成了包括《处决》在内的几件代表性作品。然而,到这一年的下半年之后,我们便发现岳敏君的创作路线开始出现了重要的转折。突然间,他转向了新的风格。究其原因,我们发现这时的转变与他个人的家庭变故不无某种时间上的巧合。1996年的四月的一天,岳敏君的父亲突然遭遇事故去世。这种家庭的变故在情感、家庭以及思想上都对岳敏君产生了直接的影响。在空白和中断了一段时间的工作之后。他还是最终重新拿起笔继续了艺术的创作,同时也是为了治愈创伤。但是以前的创作思路在那段时间再也提不起来,被迫中断了。他开始有了新的思路,他发现自己这一次所绘画的作品与之前的截然不同。

而《处决》以及《自由引导人民》《希阿岛的屠杀》,这几件作品则成为那一个阶段的代表作品,也是一个阶段的高峰。

时间是个神。它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一切。从1990年岳敏君创作出《发生在X城楼上戏剧》开始,岳敏君便清晰地找到了创作的方向。到1996年,岳敏君的一些特别重要的代表作都已经完成。如果仅以艺术的目光来看,这是一个高峰阶段。然而字湖到达一个高峰之后,命运却总是安排转折,也恰好在那时,人生的变故改变了岳敏君的创作思路,他后来的几个系列的作品《处理系列》《场景系列》《寻找系列》,都是在1996年之后连续出现的。而这种跳跃,可以见出岳敏君内心及思想商德冲突。他似乎自1996年之后便一直处于艺术的寻找之路上。

艺术究竟是什么呢?这难以定义的东西困惑着武术的先贤。从达芬奇、伦勃朗、戈雅、德拉克洛瓦,到塞尚、凡高、毕加索,再到杜伤、波依斯等等,人类艺术历史上这些大师们一直在探索和争议着。人类在一段时期似乎找到了标准和方向,即而又瞬间迷失,难道人类永远都无法寻找到艺术的真实面貌吗?这些大师们所创作的又全然不同,甚至南辕北辙。人类对艺术竟然如此迷惑。可是这种最没有实用价值的东西却千百年来消磨了多少人一生的才华与青春呢?多年来,我一直在和各类艺术家打交道,策划各类展览,参观访问了很多的艺术家爱工作室。在和形形色色的艺术家交流的过程中,我发现竟然没有多少人会在“艺术”这个概念中深入地研究下去。大多数艺术家只谈各自的创作和作品的表达意义,而没有人会怀疑自己的创作是不是艺术。几乎所有的艺术家都认为自己的作品值得关注。这就像每一个父母都几乎会认为自己的孩子很聪明一样。于是我一直在想,既然每个人都能够创作出截然不同的作品,为什么我们需要去寻找相似形和规律性呢?艺术最重要的那些价值正是它们的差异性,寻找共性的东西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必要。对于物理学的研究来讲,共性的规律似乎是直接和必要的,那是因为重复试验和论证的需要。而对于艺术来讲重复和复制则是一件羞耻的事,也是缺少创造力的意思。在艺术上寻找美学的规律基本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在同一时期每个艺术家所创造的作品也不尽相同。,各个不同时期的美或艺术的判断更是不断地变化。那么在这其中一定要寻找共同准则和一致规律的想法又有什么意义呢?

实际上,美的源泉本来自每个人内心的需要以及心灵上最纯洁的快感。他不可能被限定在严格的具有相同感受的范畴里。正如伟大的德拉克洛瓦所说:“只有优秀的头脑,才能爱好各种类型的完美。根据大学者的意见,这些完美之间存在着很大的鸿沟”。(德拉克洛瓦《论美》1854年发表于《两个世界的评论》杂志)。

   

 微信公众平台

岳敏君yueminjun




上一篇 有关作品的几句话

下一篇 画册出版

Copyright ©2017 岳敏君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yueminjun2009@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