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偶像亵渎偶像——谈谈岳敏君的艺术

用偶像亵渎偶像——谈谈岳敏君的艺术

张晴

岳敏君的艺术是以他自己的笑容作为绘画和雕塑的基本形象,这一形象,通过近十年的反复运用已形成了一个较为固定的偶像,对于中国人而言,偶像是不可缺少的一个心理象征物,如同一国一日不可无君的道理一样,为什么呢?因为,中国人的心理具有被动的接受偶像习惯,需要被霸王压迫和被英雄控制的心态,宁愿在一种强大的势力和压力之下苦苦效忠的普遍性。因此在毛泽东时代的人民,无论是思想、行为、言语,全国上下都是一致的,原因是步调一致才能取得胜利,也就是说,毛泽东运用了一种军事行动的手法来指挥和平年代里的人民生活和日常工作。由此,奇迹就出现了,统一青色和灰色的中山装,或者是草绿色的军服成为近半个世纪中国人民的常用服装,如有人想穿着有变化的服装,那么就是奇装异服,这仅仅是指在生活中穿衣服的事,在艺术中也是如此,从思想高度而言,艺术为政治服务,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为人民服务,从形式上而言是红、光、亮,特别是文革美术已拥有固定的构图,工农兵特定的造型,指定的几种色彩,凡是画过宣传画的画家都会遵循这一规则去创作。定神细想一下,当年工农兵扬眉吐气,那种迎着曙光、迎着春色,迎着胜利的笑容就是今天岳敏君的笑容,这是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笑,笑得那么有纪律,笑得那么光荣,笑得那么灿烂。每当在电影中、在戏剧舞台上、在美术作品中一见到如此规格的笑,一定是代表着中国人民胜利了,甚至代表着中国人民又胜利了,人民在面对这种笑容的同时,感受到了中国人民的自傲和崇高,一种战无不胜的力量和暖流滚滚而来,同时,这种笑也引领着广大人民胸怀祖国、放眼世界。由于岳敏君出生在1960年代早期,在他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所感受到的世界和审美就是整齐划一的,不可能有个人想象与发挥的余地,那么真正的源泉和理论是什么呢?其实可以追溯到古人云:灭人欲、存天理。因此,岳敏君洞察到这一具有封建文化底蕴的中国真谛,在他的作品中,把中国人人生的局限和生存的范围有力的揭示出来,力求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形成具有神圣般的力量和巫术般的魔力。什么是陈胜、吴广胜利的秘密呢?什么叫做谎话说一千遍也变成真理呢?这些道理大概也成为岳敏君为什么要形成偶像的一个基本想法,就是说,先得把自己变成偶像,人们才有可能来评说你的优劣,一旦有人评说你了,那么你的艺术在人们的心目中也渐渐地存在了,如若连偶像也没有获得,谁知道你在折腾什么呢?世界上成功的人有两种:一种是活在世上立刻把自己打扮成偶像,随着媒体时代的潮流一起浪奔浪流,并将浪花传入寻常百姓家。另一种是隐居修炼,将自己的思想和作品留在山林之间,五百年之后,被后人作为重大发现,在成为艺术新闻的同时也成为了艺术史料,其实两者之间仅仅是选择成功的时间和途径不同罢了。当然有人说,反复用自己的笑容成为偶像是不是机会主义分子?这个问题很好。其实我们应该想一想,元四家他们的画,只要闭目静思一下,每一个人一种样子清清楚楚的,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每一个人的构图和皴法非常有特征,他们一方面在总结自然规律的特征,另一方面也在营造自然在艺术形式中的偶像。因此,道理是一个样,倪云林不断地画折带皴为了让人们记住他的发明创造,岳敏君天天画自己的笑容也是为了催人记住他以偶像出现的艺术特征。这是古往今来艺术家们的共性,只有象毕加索那种吃了仙丹、精力超常的人才会一日三变。

 

在我看来,岳敏君近十年来的艺术探索有三种倾向。


 

一、社会表情与大众文化的特征

这一类作品以雕塑《兵马俑》为代表。一群群人象做操似的排着队,莫名其妙的傻笑着,似乎在等待着命令、等待着与之等同的傻笑人的对应,与之作品类似的是《金字塔》,这里表达了人与人的统治和被统治的关系,其实这十七个人,每个人都非常累,非常危险,因为一动百动,所以,每一个人只能日夜双膝下跪,但傻笑也不能中断,一旦中断傻笑,那么彼此就出现了危机,这就是人造金字塔的秘密。《探戈》更是能代表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协调性,无论你是展翅飞翔,还是弯腰受罪都含有一种探戈的舞姿和滑稽。《关系》是反映出社会中人与人那种装神弄鬼式的关系,常常会听说:我喜欢你才放肆的骂你,才特意在众人面前打你的屁股。这一方面是熟知你能够接受这种凌辱,另一方面在众人面前有一次表现骂者权威的机会。其实这种过时的江湖风气,只能留在封闭的乡村去自欺欺人。因此,从上面介绍的作品中能够看出岳敏君自嘲的傻笑,并在傻笑之中引发出玩弄偶像的现实,这大约就是今日社会表情与大众文化的特征。


 

二、阳光灿烂的日子

 

这一类作品是岳敏君的代表作,具有高度的智慧和概括能力。作品《记忆系列》有四幅,《红旗飘飘》是一个傻笑人的头上插满了迎风飘飘的红旗,一派莺歌燕舞的景象。《脑海》是伟大领袖毛泽东在偶像的脑海里畅游江湖,我想,这哥们的脑海被毛泽东游过,不天然的变成具备毛泽东的思想的头脑了吗?这个脑海可是革命的宝贝。《节日》是一个偶像头上冉冉升起节日的气球,在我们的记忆当中,只有五一国际劳动节和十一国庆节才能见到如此壮观的喜庆场面。《万岁》是一个偶像头颅中有千万双手高举红宝书,这远处仿佛传来一片呼喊声:万岁!万岁!毛主席万岁!上述四幅《记忆系列》乃是一代的集体记忆,无论过了多少年,还是跑得有多远,只要一见到这些景观,就不得不为之癫狂,这就是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统一记忆。作品《太阳》是一轮红日为背景,八亿人民在光芒万丈之中高歌猛进,集体高唱: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到底谁怕谁?不是人民怕美帝,就是美帝怕人民……”因此,从这一类作品中能够真正的传达出岳敏君对于偶像的记忆和傻笑的源泉。其实,人民是不关心偶像是巧,还是傻,而是关心它有用,还是无用,人民必须依其内心的需求进行政治化和生活化的选择。


 

三、自嘲和无聊

 

岳敏君早期作品《骑鱼》(这个名称是新起的),这幅作品的名称连岳敏君自己都忘了,想不起来了,但是画得太妙了。看这位偶像穿着女式泳衣,骑着一条大金鱼,展露出甜蜜的笑容,飘扬四海,这才是人间之爽呢!《八仙过海》是八位偶像们各自骑着鸵鸟,似乎都带着一种丰收的喜悦,可能在煮酒论英雄时,大伙都忘了自己是神仙的身份,而忘情于人间了。《朝阳》是一群人被装在烟囱里,每个人伸出了头,面向朝阳,晒自己的同时也傻笑这个世界。《投降》是一群人在塞尚的作品前以一边做投降姿势,一边嬉笑得乐开了怀。为什么呢,他们一方面从投降中获得了机会与金钱,另一方面,是在嘲笑善良的英勇抵抗者的困境,而在这种傻笑中似乎超越了自我自嘲与无聊,而是具有阴谋与狡诈的成份。其实无论岳敏君设定的什么笑姿,还是动作,都流露出在成功的路上自嘲的内心与无聊的真情。

从岳敏君创作最初提供的想法是:生活被偶像搞得没滋没味,荒诞不径的程度,你说我该不该反讥偶像,用捧腹大笑面对偶像,我的动机只是用偶像亵渎偶像,使这个社会变得更有趣。我想,岳敏君分别以社会表情与大众文化的特征——《兵马俑》,阳光灿烂的日子——《记忆系列》,自嘲与无聊——《骑鱼》等一系列作品表现得淋漓尽致,同时也展现出一个失去偶像,告别英雄的大众文化时代的无奈与乏力的现实。在岳敏君的作品中可以清楚感受到:颠覆、自嘲、反讥、扭曲、挖苦、空虚以及非历史化的真实。就偶像的质来说,偶像能指贫乏而所指丰富。就量来说,偶像有大量重复的能指,而它的所指则总是被经典化了,但种类稀少。当人民把反讥偶像变成日常行为时,那么,人民就真正的从睡梦中情清醒过来了,开始说正常人应该说的话,可是清醒者是孤独的,显示会使孤独者远离大众,尽管在清醒者的思想中和艺术中用偶像亵渎偶像会显得具有智慧与才情,可是这个社会不会因为这样而变得有趣,更无法保证明天会更美好。


上一篇 岳敏君:理性画家的“十年迷茫”

下一篇 岳敏君的艺术(节选)

Copyright ©2017 岳敏君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yueminjun2009@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