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景•岳敏君》前言


《场景岳敏君》前言

冷林/


   当我们再看一看岳敏君典型的自我形象的创作时,这种起源于90年代初的玩世的自我嘲讽的绘画就充满了一种超现实主义情趣。而这又与中国当代社会的特性息息相关。马克思认为人类要经过高度发展的资本主义才可以进入社会主义,继而到达最终的共产主义,但半个多世纪前,这个极度匮乏和慌乱的古老国家以一种理想主义的英雄气概开始了它的社会主义实验。应该说,社会主义中国在它成立伊始就充满了超现实主义气息。从大跃进到文化大革命,人们自觉地背负起很多超出民族经验之外的责任;一种完全超越中国现实的思考模式被建立起来。新中国的艺术也不可避免地成为这种气质的重要承载者。在典型的中国社会主义绘画中,场景看似写实,实质上却是超现实的,服务于对英雄气概的幻想,而我们虚构的种种伟大场景,也因为伟人或英雄的存在而变得合乎情理。

   这种对崇高的偏执追求在后89的玩世现实主义绘画中遭到了彻底的嘲讽和消解。在岳敏君的玩世现实主义阶段,他的那些咧着大嘴的自画像一次次不合时宜地出现在各种宏大叙事的背景中,执行着艺术家对盛行在官方绘画中的革命超现实主义的反叛。这些玩世作品与它所嘲讽的对象存在必然的互文关系:场景不再依附于伟人或英雄,转而依附于艺术家本人不屑一顾的大脸像。这种错位所制造的荒诞感,实质上是在以另一种超现实主义对抗革命的超现实主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场景》系列是艺术家对于这种超现实性的进一步深入,或者说是对玩世现实主义/玩世超现实主义的反思。在这个系列的作品中,带着玩世标记的人物被彻底从画面中删除,艺术家不再需要任何符号来执行他对历史、对文化的质疑。我们发现,互文性并未因此消失,反而甚至是暗中得到了加强。面对着这些完整但又残缺的画面,我们不再只是感受艺术家本人虚构而出的超现实,而是开始审视我们自己,以及我们的文化史如何参与构建了这种超现实。

   《场景》系列不仅包含着对中国革命现实主义绘画改写和再观看,同时也用这种方式再一次看待西方绘画。这种对现实的超现实的体验不仅使我们更深刻地理解了现实本身所具有的超现实性,而且也为对西方绘画的现实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理解增加了一个中国视角。《场景》系列以这种方式提醒着我们:中国当代绘画中超现实气质的滋养源泉与西方超现实主义的精神分析传统截然不同它来自中国人半个多世纪以来的文化经验。对于这个民族来说,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已然是一次依然在进行中的超现实体验。

 

 



上一篇 艺术家岳敏君获首届丹麦安徒生"夜莺"唯一大奖

下一篇 触景生情----关于岳敏君的《场景》系列作品

Copyright ©2017 岳敏君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yueminjun2009@163.com